蕭踐:時尚的底盤

時尚,就是我有我風格;時尚,就是做你自己!這,或許很奢侈,但,也可能,易如反掌 …

 

自2007年美國次貸危機誘發(領頭)的多輪全球性經濟風暴至今,很多快時尚品牌相繼倒下。然而,在中國,直到今天,還有許多傻子膜拜快時尚量產模式。

2009年是較為明顯的一波。歐美許多品牌或大量關閉店鋪,或完全倒閉。譬如,Kellwood。
2013年以來,更加猛烈。在美國,譬如,A&F舉步維艱,斷臂求生。CwC更是直接歇菜。

歐洲的許多快時尚品牌,比如 Adidas, HM,通過各種探索尋求出路,包括嘗試他們或許最仇恨最恐懼最想逃避的個性化定製。但是,貌似,也只是把定製當作噱頭宣傳而已。

Zara 以其多年打造的垂直控制、橫向通聯、直營售賣模式,暫時,在諸如中國、印度這樣的國度裡的某些城市某些消費者中,依舊頗受歡迎。但,越來越不可遏制的個性化消費需求已然讓其倍感壓力,危機四伏。

歐美這幾年,冒出來很多買手店,以及類似於買手服務模式的時尚薦款售賣平台網站。這類模式,的確能夠吸引一些沒品味或沒時間但不差錢的客戶。 問題是,對於那些“我有我主張,誰讓你推薦”的買家,他們似乎並不很有粘合力。

時尚產業,到底該怎麼做?

長期以來,主流時尚產業,個人觀察,大抵可分三類。一種是把時尚基本當成了物質商品,以規模效應和成本控制作為掙錢的主要套路。一種是冷艷孤芳價高者得之的所謂的高級定制。還有一種可謂把時尚和藝術以及文化糅合在一起,不求暴利,不求高級,只在乎“我喜歡”。

個性化定制時尚,古來有之。只是,這十年來,似乎特別想要破繭重生,雨蝶涅槃。但是,生存和成長之路,自然並不平坦。最大的挑戰,或在於原材料方面的配合與否。
商人重利輕道義,更遑論什麼個性化和人性化。譬如那些布料商人,有幾個放著萬米訂單不做,騰出時間和機器來滿足你的個性化定制放樣30米? 快速掙錢,是普通商人的普通情懷。你跟他們談時尚的真意,談時尚就是做自己,他們大多只會呵呵一笑,把你當成神經病。

但是,我,就樂意做這樣的神經病。而且,膽大包天。

2013年夏,我曾經直言不諱的告訴一個朋友,我想創立的個性化定製模式的一個副作用就是把那些快時尚量產品牌當作把子,分流甚至截取他們的客戶。

歐美傳統的高級定制品牌,既看不起快時尚量產品牌,也不把個性化定制時尚真正當一回事。他們似乎習慣了故意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我要打造的個性化定制模式,也是有一部分標槍是投向這些冷傲品牌的。

時尚,無所謂快慢;定製,無所謂高級或低級。時尚的靈魂是人性化、個性化 … 時尚,超越時空,超越種族,超越文明。時尚,就是我有我風格;時尚,就是做你自己!這,或許很奢侈,但,也可能,易如反掌。

 

蕭 踐

2018.09.05